>> 首页 >> 学校全景 >> 教育教学 >> 学生天地 >> 家长学校 >> 校友专栏 >> 招生信息 >>

变革时代的『大教育观』



毛向辉  (11-11)

当教育一旦成为一个连续不断的过程时,人们对于成功与失败的看法也就不同了。如果一个人在他一生的教育过程中在一定年龄或一定阶段失败了,他还会有别的机会。他再也不会终身被驱逐到失败的深渊中去了,《学会生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72年

 

近年来,“大教育”一词也并不是没有人提出过,但是基本上都是为了强调教育问题复杂性所附带的一种模糊概念。教育在今天面临如此多的问题和承载越来越大的社会责任,让我们不能再“治标不治本”,仍然采用“头疼医头”的方法。所以,必须要站在一个社会大背景和大趋势中系统地对教育的目标、手段、方式和概念延伸做出新的定义。社会发生的变革迅速而多样,如果教育的变革不能因时而动,那么就不仅仅是保守落伍的问题了,很可能会成为众多新问题的元问题(Meta-issues)。

“互联教育视点”专栏将用全年的篇幅以大教育观的思维分析教育方方面面的革新思路。其中既有宏观也有微观,既有理论也有实践,既有印刷文章也有网络互动(http://www.isaacmao.com/weblogs/cesblog/)。希望能够折射出整个教育界的愿望:找到开启二十一世纪教育体系的钥匙。

  教育中始终存在着两个相互依存却又相互矛盾的功能:传承和创新。传承功能让人们世代传递我们已经知道的东西;而创新功能则让学习者去探索不知道的东西。这对矛盾补充且对立,不过却在对立中支撑了教育的本质内容,也就是教和学的过程。我们期望创新,但是又想从我们已知和理解的基础中创新;我们也想传承,但是如果出现缺乏解决问题或不能改造客观世界的结果,我们就会感到非常沮丧。

  未来十年或到二十年,围绕这对矛盾演进所带来的教育问题将逐步凸现出来,甚至于有些问题在今天已经到了必须严肃对待的地步。我们并非要决定是创新压过传承,还是传承压过创新,而是要综合考虑与教育相关的各种大环境因素,更好地传承,还要更好地创新。本专栏是一系列研究『大教育观』的探索性文章的首篇文章,主要引出『大教育观』的系统思考方法。作者期望通过整体连续思考与大教育相关的各个侧面,为中国的教育体系适应时代发展而产生模式转变发挥一些促进作用。

决定未来教育体系的多维度思考

  过去两个世纪,人类创造的以学校为特征的教育体系已经为文明的传承和社会进步带来了丰硕的成果。辉煌的二十世纪中社会文化、民主政治、工业文明和科学技术的进步都可以说是教育体系直接或间接作用所带来的。而教育本身也汲取了工业时代的管理精粹,成功地从为少数人服务转变到为大众服务,形成了一种以压缩课本为内容载体、以固定教室为环境和以教师为传播途径的快速人才“生产模式”。这种模式与工业时代的发展齐头并进,形成了全球每年约2万亿美元的教育产业规模。

  不过,以信息和知识为特征的二十一世纪已经呈现在我们面前,提出了一系列新的挑战。大量的新事物、新问题、新要求开始冲击传统的教育体系,至少从目前看来我们的教育体系并没有对新的挑战做好充分准备。一些局部的变革正在进行,但是缺少整体性的思维可能会导致一些努力与成效不成正比。而我们一直习惯于把教育当作一个以学校为主体的封闭系统来考察,自然会出现诸多行动误区。无庸置疑,提升观察的视野对研究未来教育体系是至关重要的。教育已经处于一个多维度决定的空间中(见图示),这些维度包括新的经济特征、社会大趋势、教育学本身的研究发展和科学技术的进步等等。尽管无法用严格的数学公式去表示教育体系如何受这些变量所影响,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每一个维度的变化都会影响教育发展的整体特征。而如果这些因素在社会发展的某个阶段都同时发生作用,自然需要站在一个更大范畴重新思考教育体系的边界,也必然要去面对相当的复杂性。简单看待每一维度上的问题,也许并不至于如此复杂,问题的难处在于,几乎所有的因素之间都有相互错综复杂的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甚至不能分辨主次先后。

  我们必须超越传统的教育体系的边界,用『大教育观』去思考和解决教育中发生和尚未发生的问题。在『大教育观』中及早研究每个维度之间的复杂关系,会发现能够让我们走出思维误区的新方法、新天地。

维度一:前所未有的社会多样性和复杂性

  今天,无论是基础知识还是应用知识,都在快速地产生和增长中。人类在最近三十年所创造的知识量已经超过了以往五千年的积累,我们不得不感叹知识每天都在从宏观至宇宙、微观到纳米的各个尺度上不断地增长变化。信息技术的个人化和互联网的出现,促进了每个人创造、共享知识的能力和机会,无疑会更加提升知识涌现的速度。而速度,往往是个人、组织和国家竞争的最重要因素。多样性已经客观存在,个体差异则愈显突出,草根文化的特征开始出现。

  如今的教育体系越来越多地受到来自这些外来的冲击,想要摆脱这些冲击的思路是狭隘的,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当前教育体系是一个社会环节,其输入来自于社会,其输出则返回社会。当我们的教育主管部门维系传统学校体制的同时,还要从大的经济和社会环境层面考虑如何制定学校的资金预算、平衡招生比例、匡定教育内容、设立评估标准、关心就业问题等等。如果在二、三十年前社会分工不细、价值观差距不大的时候考虑这些问题,也许相当简单。但是今天,让同样有限的管理资源和管理机制去协调呈几何级数发展的社会多样性,恐怕越来越难以招架。与教育相关的问题也千奇百怪地涌现出来,包括学生心理、就业、性教育、校园暴力、平等教育机会、教师权威、应试-素质教育的矛盾、民办教育的公平竞争等等,让当今教育管理者无所适从。短期内也许还有一定的自组织能力,但当这种多样性的自由度再次跃升的时候,恐怕今天的教育体系就会出现捉襟见肘的尴尬。

  『大教育观』让我们承认社会的多样性和复杂性,并能够帮助我们分析和重构教育管理模式,合理地衰减多样性,让管理者用更加系统的方法去适应越来越复杂的多样性社会。

  维度二:从离散的教育形式到个性化的终身学习

  全球化的知识经济成为了二十一世纪的明显特征之一,这就意味着个人、组织和国家都要围绕知识进行竞争。仅仅在某个阶段掌握一定知识技能还不够,还需要不断地更新知识、创造知识、管理知识和应用知识。学习变成每个人终身的循环往复的活动,“学习将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迄今为止,我们的教育体系还是由一个个离散分割的阶段组成的,人们从一种教育机构中被挑选到另一个教育机构中,并在成年的某个时候结束这种受教育的过程。幸运的人们能够经历比较完整的阶段,而更多的人则不得不被排斥在这种框架的外面,接受一辈子论资排辈的折磨。尽管人们发现,这种人为阶段分割和排斥分类的方法并不能与个人的最终社会价值等同起来,尤其是在知识更新频率急速提高的今天,但是可叹的是少数特例并不能驱动这种社会观念短期内发生改变。而往往终身学习则只停留在社会的一种高尚说法上,让人们始终可望而不可及。

  虽然我们承认学校是人类对教育形式的伟大发明,但是并不代表我们永远保持僵化不变的模式。如果想真正消除教育阶段划分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则必须把终身阶段的各种学习纳入到教育体系的版图中,而不是任凭其它学习形式游离在外。我们基本上不能否定学校的教育形式,相反更应当加强学校阶段的学习能力培养和真实世界中解决问题能力的培养。如果教育体系扩展到终身阶段,则会让人们在基础教育(K-12)阶段掌握知识的乐趣和获取知识技能的方法;在高等教育阶段则把知识变为创造和研究的资源;通过在职培训获取判断决策与群体协作的生产力和创造力;而无所不在的继续学习则成为丰富人生阅历和体验的自由阶段。在『大教育观』思维中,教育不仅要为每个人提供平等的学习机会,还有创造合理的机制,让每个学习者学会认知,学会做事,学会共同生活以及学会生存,这样才能够让每个人都养成终身学习的良好习惯,按照自己的需要进行个性化学习和发展。

  终身学习的要求告诉我们一个『大教育观』的基本原则----- 人人都是学习者。

  维度三:教育科学的发展引发教育观念大转变

  二十世纪的教育学进展很大程度来自于人们对自身大脑的重新认识以及在认知科学方面突飞猛进的发展。如今我们更有必要密切关注近年来对大脑研究的新进展,这会有助于透彻地了解我们自身的潜在能力,甚至改变我们一些传统的思维定势。虽然当前人们还无法精确探索大脑中上千亿个神经元的每个触突,但是对大脑认知区域和发育规律的研究确实已经取得了相当的进展,这些进展对学习的认识让我们感到兴奋不已。

  在一系列大脑研究的新进展中,两个重要概念肯定会在今后影响教育的基础理论:1.可塑性(Plasticity),近年的研究确认人们的大脑并不会如其他器官一样停止生长,而是会与人们的生命活动一样不断持续发展和变化,者与过去的理论有了很大的不同;2.阶段性(Periodicity):科学家发现人的大脑发育过程中有不同的敏感阶段(也称为“机会阶段”),不同阶段对不同的刺激有特殊的敏感度,这对学习不同类别事物的时机选择很有参考价值。在制定如语言学习的教育政策时,这些研究成果可以成为最直接的科学依据。这两个重要概念很明显地从生理上支持了人类终身学习活动,不同生理阶段的学习特征也会帮助人们更好地安排学习的内容和形式。今后任何人说,“我这个年纪,不能学习....”,都不再成为站得住脚的借口了。

  可能现在说还为时过早,但是我们相信在『大教育观』的引导下,神经科学家、教育学专家和认知心理学专家会协作起来创立新的跨领域学科,也许教育学的基础理论也会因此得到更大的丰富。

  除此之外,认知心理学的成果对教育学思想一直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因此不同的认知心理学派也就派生出不同类型的教育指导思想。过去我们的教育界一直秉承的行为主义被近年来建构主义呼吁所影响而有重新认识,但是目前无论从教育内容、学习标准、教学设计还是评价方式来看,还远远没有达到广泛接受建构主义的程度。但是无论如何,人们已经开始慢慢接受建构主义所带来的一些教育观念,例如:

  • 认知的最低水平是知识的复制,而分析、综合、评估等高阶认知能力才是现代社会中所需要的创造性思考和批判性思考的基础
  • 学习是学习者知识建构的过程,而不是知识记录和吸收,因此是与个体相关的
  • 人们用已知的知识建构新知识,也说明学习是应当考虑个性化的
  • 学习与其发生的环境有很大的适应调节关系
  • 学习要求头脑中的知识与真实世界中的知识结合起来而更有效地认知
  • 学习受动机因素影响的程度与认知因素的影响程度是等同的;学习是主动的,而非被动的
  • 教师不再是知识的主要传播渠道,而是学习者、学习环境的支持者和辅助者;教师或教学内容的教学设计对学习者的认知仍然有较大的影响。
  • 学习能力的差别在于元认知技能的差别,虽然元认知技能与智力相关,但是是可以通过早期干预得到提高
  • 每个学习者个体都可能具有七种(或说九种)智力类型中某些特长,教育环境中不应当忽视这些不同的智力因素

  如果整个社会的评价观念还没有得到调整,就不会有真正的素质教育。在应用新教育学思想上,我们并没有抓住过去二十年的有利时机,实际上已经失去了一次发展演进的机会。现在基础教育的课程改革和高等教育改革实际上都在重新考虑向发达国家前一次的模式学习,值得我们今后多一些探讨。

  维度四:信息技术的使能作用

  眼镜的发明让很多人更轻松地学习,电灯的发明可以让人们延长学习时间,而信息和通信技术(ICT)则提升了人们创建知识和分享知识的能力。这也说明信息技术既不神奇,也不可怕。

  信息技术的应用使『大教育观』中的一些设想可以更容易得到实现,所以我们更愿意说信息技术是一种使能(Enabling)力量。 但是信息技术在教育中的应用最好能够吸取一些商业应用中失败的教训,也就是不要用信息技术去模仿和复制传统的教学模式。我们应当从把信息技术作为教育的“礼品包装”误区中走出来,真正让信息技术“交叉编织”到教育的整体设计中,让学习者能够浸润于信息技术中而忽略“技术”的障碍,形成良好的信息素养。过去一段时间用信息技术“包装”教育的现象很多,也包括很多远程教育机构,结果不但难以达到学习的目的,还会产生令人可惜的浪费,导致人们挫折和产生对技术的误解。

  信息技术的使能性让我们所设想的大教育更加具有了可实现性,e-Learning、知识管理已经在工作领域得到了广泛的采纳。而围绕分布式知识资源库和终身电子档案袋的研究已经成为了国际上把网络技术应用到教育中的热点研究领域。与此同时,一种更有利于共享的开放版权概念也正在得到众多教育机构的拥护和支持,让学习者有机会接触到全球各地的最新鲜的知识。信息技术本身也在飞速发展,下一代互联网----- 语义网的发展更为我们带来了一个知识网络的新视界,基于XML、RDF和Ontology的信息表现方法更加适合于在网络上创造、传播和分享知识,这也与今天日渐混乱的网络有所差别。

  但是迄今为止,在学习中应用技术还不是一门严谨的科学,只能通过实践来不断改进和提高。我们需要时刻明确的是,人与人的沟通和接触仍然是四个学习支柱中最重要的一项。当一些学习活动需要面对面的交流,我们不要忽视这种机会。学习仍然是一种社会活动,正确的途径可以是适量的高科技和高接触的组合。当然,有信息技术的支持,高接触意味着学习者可能是在真实环境中、在线或者两者兼备。

  具备信息素养并掌握信息管理技能是对现代人的基本要求,也会使人们更加容易驾驭多样和复杂的信息。信息技术减少信息渠道的衰减程度,会提高个人/组织理外部环境多样性的能力。值得一提的是,教育体系的管理者本身是否具备良好的信息素养,不仅仅是能否提高管理的效率,而是关系到一个体系的持续发展能力。

 

用『大教育观』去思考现实问题

  『大教育观』的思想,虽然将教育思维拓展到了更广泛的领域,却仍然要以今天的教育体系为基础才能够成为可以实践的理论。在实践『大教育观』的过程中,不能缺少教育管理部门的参与。尽管这种参与的程度将随着“大社会-小政府”的趋势而逐步减弱。但是“无为则是有为”的市场经济哲学也许会让教育管理部门在逐步轻松的管理中获得成就感。

  『大教育观』要求系统全面地考虑教育问题。在教育中很多局部的改革可能是有其科学性的,但是往往一些改革最后以失败或无果结束。究其原因是没有系统地考虑周围的环境、相关联的系统,以及配套的资源等等。当一个先进的方法刚刚略有成效的时候,就会在周围林立的“落后墙壁”前止步,这与学习者片面发展某种技能必然会导致偏废是一样的道理。钱学森先生晚年致力于系统控制论研究,他曾经用生动的例子解释为什么要用系统的观点看待一个大的问题。“如果夏天在一个房间里面把电冰箱门打开,在其门口附近确实会降低一些温度,但是整个房间的温度不但没有降低,反倒可能升高了。”听上去非常简单,但这恰恰告诉我们必须用同样的系统观点看待至少一个国家的教育体系所应当采纳的系统原则。

  『大教育观』的多维度空间也需要均衡考虑,如果在某个维度方向上有所欠缺,都会影响到整个教育体系的丰满度。如果在哪些方面不足,则要尽快加以补充和调整,保证整个体系的平衡。但是补充的过程不是靠一场两场运动可以达到的,必须从目的、目标和实际行动的计划做起,保证达到实际效果。

  『大教育观』将给我们的教育改革带来很多创新的思维,并能够以实际行动去尝试。正如我们在文章开始所提到的,“我们并非要决定是创新压过传承,还是传承压过创新,而是要...更好地传承,还要更好地创新”。文化中优良的价值观和道德观会在大教育中得到更好地传承,还会有更灵活的发展。近年来出现的教育券方法、学校引入质量管理体系和VSM 系统控制方法虽然还有待放入大教育中做更宏观的评估,但是在思维创新上已经脱离了传统教育思维的禁锢,值得深入讨论和实践。

  围绕『大教育观』的研究已经在教育和学习研究者中展开,教育界和产业上的实践也会接踵跟上。而如果真正让更多有创造性的构想成为我们终身受用的现实,则必须纳入国家的战略思考中,毕竟在二十一世纪教育是一个国家的核心竞争力。



关闭



江西省鄱阳县第一中学  版权所有  Jxpyyz.Cn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西省鄱阳县东湖大道  333100  
电话:0793-6209620  Email:jxpyyz@163.com 网址大全
网站总监:姜平 策划、制作:shuxj